過往展覽

2010.08.25 ─ 2010.09.22
法國大師傑作展

Gerard ALTMANN, Igor Bitman, Livio BENEDETTI

99°藝術中心一直致力於發展國際間的藝術之交流,邱顯德獨創的巨幅水彩,引起國際知名連鎖畫廊Daniel Besseiche的注意,看好邱顯德水彩在國際上的發展空間,因而達成與99°藝術中心雙向交流的協議,將法國知名藝術家Gerard ALTMANN, Igor BITMAN, Livio BENEDETTI,由上海99°藝術中心舉辦在亞洲的首次曝光,現年已87歲的ALTMANN是歐洲大師級的藝術家;64歲的Livio Benedetti是義裔法國著名雕塑家;57歲的Igor Bitman是俄裔法國著名畫家,此次能在上海展出,是我們親炙大師原作難得的機會。


Gerard ALTMANN 哲拉爾 阿爾特曼

家庭背景
1923年出生於巴黎,是著名建築家ARMAND ALTMANN之子。Gerard ALTMANN的祖父Alexander ALTMANN 是位二十世紀初巴黎著名的畫家。ALTMANN的先輩都在藝術上有深厚的造詣,他在一個充滿藝術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從小見過很多藝術家。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造成他的學習中斷,還因此曾在農場及工廠工作過。

教育 / 轉換成藝術家之過程
二戰結束後,他去了CITE FALGUIERE。他的首位教授AUCLAIR教導他如何觀察和構圖。這段時間他結識了許多不同的畫家,並汲取綜合了他們的藝術風格。他也和專業戲劇人員一起工作過,並且學習戲劇和默劇,因而認識了MARCEL MARCEAU(馬歇爾 瑪叟)。他與其他幾個藝術家一起從事木偶的製作及歌劇舞臺的佈景與裝飾。從1951年開始,他便確定了藝術畫家的生活,他崇拜梵高和VLAMINCK(弗拉芒克)的畫,並認識了CEZANNE(塞尚),以自然風景畫而著名。
1952年,他定居於法國南部,開始展出他的個人作品。1957年,他重新回到巴黎,從此他開始在全世界做巡迴展覽,他相繼於比利時、荷蘭、紐約、法國巴黎和馬賽展出,得到熱烈的迴響。
1983年發現了Belle ile en Mer,這座島嶼成了他無盡的創作泉源,在這裏找到了讓他的作品成為珍品的方法。



Igor Bitman 伊果 比持曼

作品風格調性
Bitman尋求永久性的經典,在創作的期間透過努力與知識上的探究,衍伸成無意識型態的神祕主義。他有著強烈的傳統性,這也反映在他的畫中。
他的畫中包含著線條及人物對應的排序,有些作品可看出靜物與景觀同時性地出現,存在著曇花一現的脆弱性。他會以光線的明暗對比,與人物做完美的交融,讓整個畫面呈現飽滿的狀態。
Bitman曾經說過,他學習了許多經典跨世紀的態度,就像是Balthus(巴爾蒂斯)若處在Poussin(普桑)時代,他會對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感到驚喜一樣。
而這態度也影響了Bitman ─ 強調古典的持久性,例如畫作裡頭呈現一位躺著的女人,為普遍的主題,但隨著時代改變,需要採用不同的形式呈現,因為時間的運行會被新的創造者所註記,而這需要我們重新塑造,去賦予時間所流逝的敏感性。



Livio BENEDETTI 利維奧 貝尼戴提

家庭出生背景
生於1946年,原籍義大利,定居於法國薩瓦。父親為一名建築工人,他從父親那裏繼承了一種為作品創造出和諧感的天賦。
山區的成長背景,賦予一種他對原始美感的認知,卻又不脫離人類的欲望而存在,能夠隨外界而變化,創造出一個特殊的,著重於人體造型的藝術世界。


教育
他的藝術天分在他小學的時候就已顯現出來,而後被一位尚貝里(Chambray)的藝術家Jean Chapperon發掘,教他一些學校裏無法學到的東西:觀察的藝術。
在服兵役時,他開始創作第一系列的作品:頭像。在這第一次嘗試之後,他的作品受到了雕塑家Robert Danas(羅伯特戴納斯)的讚賞,在他的鼓勵之下,1975年Livio BENEDETTI 在尚貝里開了他的第一個工作室,然後他把工作室搬到Gresivaudan(格瑞吉弗棟)的一個廢棄的羊圈裏。


作品風格調性
作品中的安詳及充實感,與他的銅材散發出無聲、如同絕望的氣息,兩種感覺形成極為鮮明的對比。這正是一個藝術家走向成熟,並且能掌握他的藝術創作方向,把作品給概念化的重要標記。
他一方面鍾情於光滑的原料,如大理石、銅、石材。利用這些材料柔和的線條,恰如其分地表現出臉部的輪廓,在另一方面,他又懷有一種對影子的追求,因而將一些元素融合幾何概念在其中。
作品之中有部分是頭像,這些作品鮮明地強調著一種獨立的力量。在銅製的作品裏存在兩種元素:保守含蓄及肢體形態學上的修長和活力感。
在作品的空間裏,表達出線條的交會、碰撞,與身體和臉部的流線感,兩者集於一身,使它強調出藝術家感情的抒發。
他的作品有一種內在的剛強,如同想剪斷他對現實的依賴般,使之達到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