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展覽

2013.11.09 ─ 2013.12.01
許敏雄油彩個展 - 星光馬戲團

人生星空的燦爛組曲 ~ 閱讀許敏雄的創作世界

如果將每個人的生命歷程放入宏觀的時空角度裡來衡量,無疑的將在快速流逝的歷史背景中變得如此短暫而渺小。對消極的人來說,人生過程遭遇許多的阻礙和痛苦,如同弘一法師強調的「悲欣交集」的強烈感覺,某些方面人類似乎也在此道路上承載了許多的苦難與包袱,相反的對積極的人來說,雖然生命時間短暫有限,卻適時激發起挑戰的本能力量,他們積極規劃人生,逐步的完成理想和使命,兩類不一樣的心境也反映出不同的人生際遇。歷史上有許多藝術家,他們的創作題材針對人生歷程的變化,探索和抒發其喜怒哀樂情緒,這讓我想起台灣藝術家許敏雄就是屬於這類型的創作者,他的作品在細膩微觀中,適切反映出對人生的過去、當下及未來的省思、憧憬和幻想,令人印象深刻。


就是這些因緣聚合離散,讓許敏雄對人生的體驗和認知格外來的深入,也將其情感經驗轉成為創作能量,揮灑在畫布上。他從小就喜歡獨立思考和自我反省,不喜歡一層不變的創作表現形式。在台灣現代藝術興盛的60年代裡,有「中國現代繪畫先驅」稱謂的李仲生坐鎮彰化,許敏雄也曾隨著藝專同學風塵僕僕的南下趕去參訪問藝。當時李仲生喜歡在咖啡廳中一對一的教學方式在台灣傳統教學環境來說極為新鮮有趣而獨樹一格,但對許敏雄創作而言,經過隨機性線畫自由創作練習的過程,並未能滿足於他對藝術深層探索的好奇,所以最後並未成為李仲生門生,反而選擇回歸學院式的創作形式。雖然其創作表現以具象為主,許敏雄認為外在寫實的呈現並不是最終的表現目的;相反的,他要捕捉當下與虛擬人生過程的再現,藉由隱含虛幻時空架構下的構圖表現,其實充滿許多隱喻的抽象符號,是需要觀者細心品味和觀察,才能察覺出個中端倪,這也是他創作的重要特色之一。

然而令人好奇的是他運用色彩層次堆疊的創作手法,充滿綺麗夢幻的顏色,這些色彩猶如歡樂嘉年華般充滿絢爛的節慶效果,在歡喜躍動的造形中綻放出耀眼光芒。如果說大自然之光象徵生命的閃爍能量,那麼許敏雄創作層次豐饒細膩的色彩表現,無疑是凝聚著他對生命歷練下的感懷與感悟,同時也是其心性共鳴下的耀動光芒。他的創作呈現如象徵主義的表現氛圍,在高彩度的烘托下,帶有裝飾性趣味的人物造形,處在劇場般的空間中呈現荒謬、夢幻、靈性、喜悅、律動的視覺效果。

許敏雄喜歡描繪馬戲團的小丑人物,知名法國畫家貝荷納‧畢費 ( Bernard Buffet, 1928 ~1999 ),就是以畫小丑肖像聞名。他擅長運用粗獷黑線條來描繪小丑肖像的造型輪廓,再敷色填彩,我們從這些小丑冷冽消瘦的臉龐表情中,領略了存在於內心苦澀的人生冷暖滋味。許敏雄和畢費的繪畫表現大相逕庭,他認為馬戲團中的小丑表現是一種反躬自省的行為,就如同人生的鏡面投射,處在虛幻與現實間的感覺。在他華麗色彩襯托表現下的小丑,喜歡讓其停留在自娛娛人的歡愉氛圍中,人生如戲而戲如人生,從某個情境看來他們隱藏起自身的苦悶悲傷,擁抱快樂氣氛,帶有暗喻的人生互動關係,也或許來自藝術家本人的反向思維,讓人端看浮光掠影的人生表象,再來深思與珍惜當下。

法國象徵主義畫家摩侯Gostave Moreau (1826~1898) 以華麗而細膩典雅的色彩與構圖表現卓稱於世,許敏雄從摩侯的繪畫創作上學習到古典寫實技法和題材表現的精神。另外,另一位象徵主義畫家魯東的夢幻性和象徵性的色彩,還有法國畫家波納爾對環境色與現實色的綜合運用,當然還有畢卡索大膽的創意造形表現,連同他的藝專老師廖繼春從具象創作出抽離的抽象畫….等,這些中外藝術家的創作和思想表現,皆是他取法的對象,從其中來滋養其創作的深度內涵和表現精神。

或許從藝術歷史的潮流演進看來,無論技法也好或是理論表現,沒有絕對永恆不變的藝術形式。台灣「五月畫會」的健將馮鍾瑞曾經說過「沒有一個藝術理論是絕對的;任何一種理論風潮都會像浪潮一般慢慢消退。消退之後,能夠歷久不衰的是那些反映普世情感與生命韌性的偉大作品。」

其實能夠歷經時代的洗禮,存留下來的好作品一定是深刻表達出人性光輝的美感和生命經驗與精神奮鬥對話的過程,這是經久不衰而耐人尋味的藝術。對許敏雄這位善用色彩與造形表現的藝術家,當然也不會自滿於現下的成就,我們也樂觀期待其未來開拓藝術新領域的創作表現,朝其遠大理想邁進。

陶文岳
藝評 / 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