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展覽

2017.05.06 ─ 2017.05.28
郭正參2017個展

從西方走回東方-郭正參的山水之歌

藍色的山峰是一座冷山,濃稠的肌理由直橫斜方筆觸形成旋律。直下的力道像節奏,都是畫者一次次來回在調色盤上沾觸著顏料塗抹力度,漸強與漸弱。偶爾的飛白空檔才能看到濃郁的底色休止符,那時間空檔極小比八又二分之一還小,飛白已是非白。
山下的橫斜筆觸更像堆疊,但是厚塗的當下卻刮起千堆藍雪,橫斜的浪藍不經意刮出底色的憂鬱音域。冷,不單純藉著藍色與肌理就能表達明白,周遭的白靄山巔更顯得冷冽,周邊層層的紫、灰、棕、黃其實是阿參誠摯的呼喚,呼喚的樂音其實不是線條,而是無數小時的創作藉由脂膏塗抹形成幾個小節,堆疊到底,只剩下我們瞭解線條的同性質苦楚音符。
像是費盡千辛與萬許的去到西方,在去年與前年燃燒殆盡的呈現給皮皮的上蒼;面對觀眾與藏者,心裡除了謝謝你只有感恩可以奉獻給大家,那就是一定要繼續的畫,畫出樂章從西方走回到東方。
白色的立山裡沒有隱匿著「嬉」山行旅想要如何解構對不起,簽名更不用躲躲藏藏與觀者捉迷藏,阿參還是阿參,落落大方地回到東方我愛你;東方裡的藍已經因為愛而應接不暇,東方魚肚白更不是用形容詞就可以形成樂章,一次又一次的畫著白,利用眼睛已經不夠看,東方的白是留,阿參的白卻是沒有保留,尤其在細節裡他沒有暗藏魔鬼,只有l一次又一次的真心對待,希望你也能聽到這首畫裡的山水之歌,如果你想有共鳴,不要只是按個讚或是留言說他幾霸昏(註1),歡迎你來99度細細聆賞或「聽畫」,親身感受阿參真摯的生命謳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