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展覽

2015.10.03 ─ 2015.10.25
邱顯德2015年個展 - 經典小品首次展出

引言/邱顯德

《天堂西藏 • 十年探險地獄行》

走在蒼茫茫的西藏高原,世界一下子變得空靈遙遠,生命瞬間有種被放逐,被人間遺棄的淒涼感,回顧漂泊多年,度過了多少孤寂的滄桑歲月,當微小生命面對西藏千秋萬世的大山大水時,我體會到「神聖永恆」的真正含義,然紅塵滾滾,人生無常,多少終身追求藝術真諦的人,怎麼不在這裡恍然大悟呢?



《西藏漂泊的藝術真理》

十幾年來的西藏長征,天地同行,風在嘯、雪在飄,我依然豪情未減,陸續走過了世界屋脊最偏遠,最險惡的無人區,所看到的、所聽到的和想到的,彷彿是一種夢幻!

遙遠的青藏高原,我去了、被征服了,心靈被一片偉大的風景所震撼!這裡的山水,處處都迴盪著千萬年的絕響,也處處都展現出一種浩大史詩般的氣勢,如此渾然天成的傑作,人類藝術家那能與其相比,大自然才是世間最偉大的藝術家。

在西藏,我喜歡爬到視野遼闊的山脊頂端,凝目遠望,讓視線越過原野,一直到朦朧遠方的那彎河流,此時獨坐沉思,我體悟了「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那種悠然,彷彿天堂就在眼前,這樣的漂泊情境,何嘗不是人生另一種遠離塵世,與世無爭的超然境界嗎?

在西藏天葬場,天葬師在天葬結束時,曾親口對我說:「人生不過就是那麼一回事兒,東瞧瞧、西轉轉,也就赤裸裸地回去了,什麼也帶不走,因此,人生在世,不論貧富貴賤,皆應快樂活在當下」,這席話讓我頓悟了生命的短暫無常,而藝術卻是那般永恆的真理,也正所謂「人生朝露,藝術千秋」之名言所揭露的偉大哲理。

寂寞、孤獨正是偉大創作的開始,一個畫畫創作的人,生活不能過得太安逸,人一安逸,創作的靈性就跑掉了,所謂藝術永遠死於浮華,就是這個道理,因此繪畫必須是一種另類的修行,也是一種生命無悔的覺悟,更是一條終身寂寞而又孤獨的長遠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