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展覽

2015.07.04 ─ 2015.07.26
「夢遺」- 2015 郭正參創作系列個展

文/吳克希

大部分男生的性覺醒,應該都是伴隨著第一次夢遺而開始的。

在這之前,少年雖然也會對性這件事感到興趣,看到裸體或色情影像時,也可以感覺到體內那股模糊的騷動,但大致上,性還是別人的事、大人的事、拿來取笑的事,跟自己的身體沒有直接的對應。

然後夢遺發生了。一再發生。這時候的少年除了面對身心上的興奮與困惑之外,還得儘快解決令人難堪的善後問題。幾次之後,他就會開發出自己的解決辦法,而後不知不覺,夢遺就隨著青春漸漸被時間的自來水稀釋掉。

郭正參說他作畫時,一再強烈經驗到的,就是那種少年的騷動。藝術是性慾的昇華這類心理分析的陳腔濫調,在他看來,未免也太遮遮掩掩了。創作力和慾力本來就是同樣的東西,沒什麼高低之分。

他也的確有種天真的傾向,或者說天份,一句話就能夠把一些既有的金字塔夷為平地。氣場要是合得來,你會覺得他很好玩,不時還會一針見血;要是合不來,你會覺得他很白目,又愛搶話,講來講去就那些。

郭正參的作品基本上也是二次元的抽象畫。這裡的抽象沒那麼抽,還是可以看到一些可以辨識的形體,構圖也不大有景深,所有的佈局都在同一個平面上,但色塊和線條中常會出現一些隙縫,好像可以一層層剝開來。

這次畫展他更抽象,卻也更坦白了。形象不再那麼必要,取而代之的是更隨性的拼貼,更粗暴厚重的油彩。到頭來,顏料管完全取代了畫筆,作畫還原成最原始的擠壓和塗抹,直接在畫布上射精。

不過就在他創作=宣洩慾望的同時,父權卻也連同所有的規矩一併都被解消了。混沌之中,只剩下色彩與力量的狂歡…… 繪畫作為一種性,這是看郭正參的作品要先有的心理準備。